BueR

Quasimodo

彻彻底底被遗忘的生日,没有蛋糕,没有蜡烛,没有祝福,连自己都没有祝自己生日快乐

是否你会想起我?

是否会想问我过得好不好?


我会问,但你不作答

下午的阳光正好

车里放着《记得》

抬头间,身后穿过一辆摩托车

那背影没敢忘

很确定是你

那一瞬间,下了车,很难受

毕竟好久不见

也没有刻意去想你

只是在很多小瞬间会想起你

比如那条街

例如一首歌

又或者一部电影

亦或是一句台词

那样的身影声音再没有回彻过

你还是习惯性的戴着口罩

记得你很多小习惯

不知道是塞车还是买不到你想要的晚餐

你掉头往回开

迎面而来

白皙的面孔,眼神清澈,但很陌生

有没有发现我望着你站住了

很想喊出你的名字

跟你打声招呼

可那一刻喊不出来

我是谁?凭什么喊你?

怕只怕喊了对你也是一种打扰

就像备受惊吓的小孩杵立在那连头都不敢回

只能拼借眼色目送你的驰骋

“好久不见 得闲饮茶”

想了几百年的潜台词不敢说不敢发

分开时的理所当然跟没有挽回

早就如今的心里很是愧疚

我对你很愧疚,真的


你的微信号 微博 邮箱 身份证号 手机号码…还是那么清晰

多少次空闲下来想找你道个歉

可没有勇气,也怕你回绝

当初欠你一个拥抱在那狭窄的楼道

我转身就走,你哭的厉害

黑色长吊裙的你手里还握着拖把

那时候的你应该很无助很恨我吧

2次邀请我去你们新家喝茶我也没去

第二次你去了香港

看着你的朋友圈想评论

“下雨天太冷,多添衣”

可还是回撤了


记不得有多少次夜晚酒精上脑半夜给你发信息了

有一次还打了电话

对不起,那时候是真的难过

听说你相亲了,是一个兵哥

真的嘴上祝福你,心里不是滋味

你也诧异我哪来的消息

那时偶尔还是会想听到你的消息


今年应该没有打扰过你

我已经很久不喝酒了

聚会也开始觉得无聊了

真的怕喝多了回到家又骚扰到你

变了,你我都变了

我变得表象越发冷漠了

你变得越发充实自己了

以前你不怎么看书的

这些日子以来,你变得爱自己了

追求着你想要的踏实,令我钦佩

谈不上欣慰,毕竟我没资格这样讲

也不知道最近过得如何?

是否还在那里上班,每每去高铁往返,都会不经意望着那家公司


这一年多少次经过你家门口都能看到小白

去海口考察回来的时候,给你发了微信说看到小白

你说放假,那天才周四,还是习惯你以前放假的规律,一时半会没能反应过来

会犹豫你是不是回来工作了?

还是家里有什么事?

都没有多过问

那天晚饭的时候我跟波波讲了

他说“还记着?”

我说“电线杆的位置是固定的”

他们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8月底的时候去高铁站接朋友过来的时候

差不多到你家门口

我停了下来

我看到你在挑茶

那天阴雨天气

你就坐在门口旁

红色长裙黑色上衣

我朋友也知道我们以前的故事

我讲过给他们听

“要经过初恋的家门口,估计今天她会在家”

“你每次经过什么感觉”

“会不自觉的放慢速度,她车有没有听着都会,停着,希望能看到她”

“你个渣男,鬼信你。当初你不努力也不挽回,谈个卵……”

那天只看到的侧脸,一股认真劲


今天看到你的时候,不一样,感觉你很着急的眼神,可无从过问

我还是很狡猾的世俗着

尽管你戴着口罩也能察觉到你的着急

亦或者我领会错了

想了半个钟才给你发了微信

我觉得自己很可笑,至极的那种

又怕骚扰你,又怕你不理我

后来还是很官方的发了出去

今晚想了很久很久

原来我很多时候都想找你喝喝茶道个歉

当初确实是我无能幼稚不上进还觉得是你亏欠我

没有,都是我作茧自缚

都是我年少无知

都是我悔不当初

什么也没去争取

欠你一个真实的成熟的道歉


前些日子,我看了下lofter,我知道你已经取关我了

说真的有点小难过吧

是真的要陌化了吧

标签备注的亲人

是真的要在身后了吧


你是不可能看到这则文字了吧

但我还是得写下来

我无处可说

也无处安放

也不跟谁提起

舍得的已经舍得了

失去了也已经失去了

何曾不想跟你好好吃顿饭说说自己的幼稚

听你讲这些年你的事儿

晚安,我知道今天那条微信也是打扰你了

请原谅我的唐突,小氧

很久不见
梦里乍现
正面而来
却无正视
梦里眼浅
即刻醒来
曾经的小白和你,
最近可好?